陕西日报:混改增动力 发展显活力
时间:2020-05-06点击量:1437 作者:薛红娟 郭军 文章字符数: 2172 分享到:


本报记者 郭军

核心提示

■ 截至目前,省属竞争类企业60.43%的资产和76.42%的利润来自混合所有制企业。

■ 省属企业累计处置“僵尸企业”232户,主业更加集中。

■ 国有资本不再追求控股地位,以最大限度消除非公资本顾虑。

4月22日一大早,身穿深蓝色制服的西北现代医药物流中心物流配送员姬旺博和其他40多名物流配送员一起,按照物料单把医药物资送往西安各大医院。在疫情防控期间,西北现代医药物流中心承担着陕西防疫物资储备和调拨任务。

陕西医药控股集团派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陕药派昂)是我省混改的一个缩影。近几年,陕药派昂建设西北现代医药物流中心,打造西北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成为西北销售规模最大的药品流通企业。

截至目前,省属竞争类企业60.43%的资产和76.42%的利润来自混合所有制企业,混合所有制经济成为陕西省属企业重要经济增长点。

1 混合所有制经济成省属企业重要经济增长点

4月22日,阳光明媚。北元化工集团化工分公司乙炔分厂公用工程工段压滤机房二楼焊花飞溅。与此同时,企业聚氯乙烯包装车间一袋袋树脂成品正装车发往全国各地……

“原来的老厂产能只有10万吨,严重制约着企业发展。要生存,要实现更大发展,就要通过资本联合实现做大做强。”北元化工生产技术部部长王奋中感受颇深。

北元化工是省国资委确定的第一批混改试点企业之一。2007年,我省开始混改探索,2013年进行试点,2014年确定混改思路和目标,2016年混改在煤炭、石油等重要行业铺开。2019年,混改全面提速,省国资委向社会公布了59个混改项目,涉及装备制造、有色冶金、新能源、新材料及生物制药、建筑与现代服务等众多产业。目前,21个项目通过公司增资、转让部分股权、合资新设、投资入股等方式完成混改,累计引入非公资本811亿元。

“我们在推进混改过程中,着力引入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同性的战略投资者,坚持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切实做到以混促改,混则必成。”省国资委党委书记邹展业说。

省属企业中,陕煤较早涉足混改。目前,陕煤集团企业总户数432户,其中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有162户,与集团及所属企业合作的非公有制主体170多个,引入非公资本400多亿元。通过混改,陕煤获得了煤炭、盐、水等资源,夯实了煤炭、化工等主业的产业基础;实施了产业升级改造,建成和储备了一大批项目。混改还让陕煤一举进入现代煤化工前沿。

2 混改从“量”的扩大到“质”的飞跃

陕西混合所有制改革经历了两个阶段。以“北元化工”为代表的早期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是以资源获得、规模做大为主要目标,侧重于“量”上的扩大和增长;后期以“陕西新型能源”为代表,通过深度挖掘企业经营管理和转型升级中存在的问题,以改革为手段实现企业发展“质”的提升和飞跃。

“从国有独资企业变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决策体系发生了变化。原来大小事项由上级企业决策,变为分层次决策,大部分事项由董事会决策。上级集团按负面清单进行管理。”4月22日,陕西新型能源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峰说。

上级集团归位放权,让陕西新型能源更大胆地拥抱市场。“市场机遇有时转瞬即逝。去年我们根据市场布局的烧烤炭和分布式新能源项目,没用一周时间董事会就批下来了,而在过去至少需要半年。”刘峰说。

股权激励是陕西新型能源混改的又一亮点。

陕西新型能源的职工对记者说:“公司召开项目决策会,即使这个项目与我的工作无关,只要我有空,也会到会议室听听。因为我是股东,自然关心企业的发展。如果对项目有看法,会后我还会通过相关部门负责人反映给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市场逐渐成为国企混改的重要平台。

2011年11月,西北机器有限公司以控股方式与两位自然人合资成立了西安泰力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泰力松),混改后经营业绩连年攀升。西安泰力松也是省国资委系统第一家实现“新三板”挂牌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国有资本的流动性和带动力不断增强。

3 混改倒逼综合性改革发力

实践证明,以混改为契机开展综合性改革,能够更好地放大国企改革乘数效应。近年来,省属企业以产权为纽带,通过“引资本、参主体”,实现“转机制、激活力、强治理、增效益”,培育壮大了一批新的龙头企业。

以做大主业为主线。截至目前,省属企业累计处置“僵尸企业”232户,重组出清企业262户,实现扭亏企业134户,累计减亏63.8亿元。管理层级基本控制在四级以内。2019年,新增投资主业集中度达99.1%,清理退出非主业和低效无效资产项目113个,主业更加集中。

邹展业表示,在确保“党的领导不削弱、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前提下,今后凡新成立的竞争类企业要把是否吸引非公资本,形成股权多元化作为衡量新设企业市场竞争力、成熟度、可行性的重要标准。国有资本不再追求控股地位,以最大限度消除非公资本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