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之窗-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瞧,这盛开的“牵牛花”
时间:2020-02-10点击量:574 单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郭瑞芬 文章字符数: 2321 分享到:

小时侯见得最多的就是牵牛花,伴随着清晨公鸡的打鸣声,牵牛花吹奏着小喇叭绽开出了紫色的小花。在院边宅旁,在山地路边,随处可见缠绕在细细枝藤间盛开的牵牛花。它们耐暑热高温,生命力极其顽强。然而,让笔者惊喜的是,虽然刚刚立春,笔者再次见到了“牵牛花”。瞧,在黑灰色的天空渐渐褪去的时候,“牵牛花”迎着这凉凉的风儿绽开了,朵朵鲜艳无比……

早上6点钟,笔者在餐厅后厨的走廊里遇到了疫情期间临时抽调到后勤科的检修工段王建飞。由于都戴有口罩,笔者没有一眼认出来。

“郭姐,你怎么在这?”

“呵呵,建飞,是你啊?我过来看看你……”为了了解王建飞的工作,笔者特意起了个早赶了过来。

2004年,王建飞进入公司,16年里,他当过聚氯乙烯分厂合成工段的操作工、主操,现如今是乙炔分厂检修工段的一名检修工,疫情需要又临时抽调到综合管理部后勤管理科帮厨打零活。

“无论在哪位岗位,不就是干活么,老员工了,还怕这些活?”王建飞和笔者交谈的时候笑着说。

因笔者在2004年就和王建飞认识了,而且也很熟,所以很了解眼前的这个80后小伙。在笔者的印象里,王建飞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一把好手,没曾想,眼前的一幕让笔者又重新认识了王建飞。

只见他拖完后厨的走廊后,又开始收拾储藏间的卫生,储藏间有各种菜品和堆放的零碎烧菜备料,他仔细整理,分类堆放。

“放整齐,打摞好,为了拿取方便。”他边干边对笔者解释道。

忙完这些工作后,已是早上10点钟了,他急急忙忙地找来围裙,一边系着围裙一边说:“郭姐,我得开始刮土豆了。”说话之余,他又拿来几个空塑料袋搁在地上,抱起一纸皮包大约100斤重的土豆倒在上面。

“一包不够,最起码得两包土豆。”

“意思每天10点开始,你要刮两大包土豆?”看到笔者惊讶的表情,建飞笑了:“哈哈,第一次见吧?每天都这样,早上干完这些活,下午两点半上班,要帮忙捡菜,把早上刮好的土豆洗干净、切菜,等员工们都打完饭后,在收拾卫生。”他又补充说,“还要穿好工作服、戴好帽子、口罩,每一颗土豆都刮好,每一根菜都捡好,卫生第一,让员工朋友们吃的放心。”

“那你几点能下班?”

“大概下午六点后吧。”从他的话里得知他的下班时间不是固定的。

“完全一个家庭妇女的形象啊?”笔者故意逗着王建飞。

“哈哈,建飞是个好后生,是女人的话也是一个好女人。”一起工作的另一个厨房师傅笑着开起了建飞的玩笑……

辞别王建飞后,笔者来到了乙炔分厂厂办,正好遇到背着次氯酸钠消毒液正在消毒的岗位操作工张建,他正在给所有的办公室消毒。

“一壶能装有多少?”

“一壶能装18升。”

“那分厂所有的值班室和办公室一天下来得多少升液体?”

“得个70多升吧。”

在和张建的交谈中,笔者了解到了他一天的工作量。

“郭姐,我喷完后,你先不要进办公室,等上5分钟后再开窗通风。”临走时,张建还不忘安顿。

只见他转身又进入另一间办公室,进门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先关窗,然后拿起手中喷枪开始地毯式、无死角的喷洒消毒水……

“这些犄角旮旯更不能放过,还有门把手也很关键。”

看似简单乏味的工作,他却做的如此一丝不苟,每到一处都是360度无死角的消毒。

笔者了解到,在乙炔分厂检修厂房的一个房子里每天放着几大桶次氯酸钠消毒液,隔三天从氯碱分厂领一次,一次领200多升。张建的主要工作就是来回奔跑在这个装有次氯酸钠消毒液的大桶和分厂的值班室和办公室之间,一天要跑10来次。

下午15点,笔者在乙炔分厂检修厂房撞到了手拿剪刀和一块薄毡的检修工武利军正急匆匆地冲了过去。

原来,武利军在巡检的时候发现发生器顶楼的除尘器传动轴轴承漏油,他正是在赶往处理问题的路上,笔者也尾随武利军来到了发生器顶楼。

到了楼顶,笔者还在喘气的时候,武利军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了。

只见他和几个检修工们拆掉电机,拔掉联轴器,拆开轴承箱压盖,仔细查看轴承压盖及轴径,发现轴承压盖内的毛毡条已经磨损了不少。

“就是这个毛毡条磨损导致的漏油。”凭借多年的检修检验,武利军非常肯定。

查看完磨损的毛毡条后,他又发现轴径处有铁锈及毛刺。

“小王,给咱找些砂纸来,这些铁锈和毛刺要彻底打磨。”

“轴径要打磨光滑,这样毛毡才能和轴径紧密结合在一起,而且还能减小毛毡与轴径转动时的摩擦,且不易漏油。”武利军给身旁的新进人员小张介绍道。

“没有成品毛毡条,只能在整片毛毡上裁剪。”说话的间隙,武利军又是比划轴径大小又是量尺寸,由于是手工裁剪,所以毛毡条宽度很难把控,要剪出合适的毛毡条,需要多次裁剪,才能裁剪出合格的毛毡条。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毛毡条终于合适了。舒了口气的武利军将轴承压盖上的毛毡安装槽清理干净,然后安装上新裁剪的毛毡条,接着清理密封面,安装轴承压盖,最后找正联轴器……每一步都是那么精心,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娴熟。检修完毕后,他开启了除尘器,等待了半个多小时没有出现漏油迹象,他才和同事们放心的离开了。

这就是北元人,在疫情围困的时期,他们仍然阔步前行,像“牵牛花”一样顽强的绕篱萦架在这片沃土上,唱出充满信心和展望的强音: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编辑:李建军